<delect id="w57a7"></delect>
    <delect id="w57a7"><option id="w57a7"><big id="w57a7"></big></option></delect>

          <thead id="w57a7"></thead>

          <optgroup id="w57a7"></optgroup>
          中国文明网总站 各地文明网站
          平潭九旬石匠一辈子与石头“硬碰硬”
          来源:平潭文明网 发布于:2019-01-28 09:34

          毛文生抚摸老房子的墙壁

          铁錾

          石廊

          专注凿石

          毛文生亲手打造的石头厝

          立柱

          石鱼立柱

          门顶雕

          竹节窗柱

            一双老茧横生的手,颤颤巍巍地拾起一只铁锤,当铁锤敲打在锈迹斑斑的铁錾上时,一阵阵叮叮当当的敲凿声,对已是耄耋之年的毛文生来说,恍若隔世的“重逢”。

            “一辈子与石头‘硬碰硬’?!泵纳ナ且幻?,每天与石头打着交道,他有开山碎石的手艺,有点石成金的灵巧。作为一名传统手工业者,至今他心中还保存着不灭的工匠精神,60多年如一日,令人叹服。

            近日,记者邀请了毛文生老先生一道前往岚城乡中南村瑞岭山,重温这位石匠老艺人的峥嵘岁月。

            十七学艺 不畏艰辛降顽石

            初次见到毛文生老先生时,他身上穿着一件黑色棉衣,头上戴着一顶黑色皮帽,帽子下是一张干瘦的古铜色的脸,岁月像刀一样在他脸上刻下深深浅浅的皱纹。

            毛文生,是土生土长的平潭人,今年已经90岁高龄了。这位老人双鬓堆雪,因为年纪过大,走起路来步履蹒跚,听力也不太利索?;蛐硎且蛭吵錾?,他身子骨依然像石板那么硬朗。

            当记者告知来意时,毛老先生显得有些不好意思,却欣然地和我们一同前往岚城乡中南村瑞岭山。沿途中,老先生讲述了他与石头相伴一生的故事。

            1909年,毛文生出生于岚城乡中南村的一个普通农民家庭?!暗背跹б沾看馕嘶炜诜钩??!?7岁的他就拜本村师傅学艺,与坚硬的石头打交道,虽然最初只为谋求生计,帮家里减轻负担,不曾想的是,这条石匠之路一走就是60多年。

            过去,但凡艺人或匠人学徒,一般都有学徒期。在这期间,毛文生不光鞍前马后地伺候着师傅,累活脏活还主动抢着干?!拔业毖降氖焙?,主要是给师傅洗衣做饭,等杂事都干完了,剩下的时间才能跟着师傅学一些打石的手艺活儿?!泵纳匾涞?。

            开山凿石,说难也不难,錾成一个东西,好多人都会;说易也不易,要做到条条线平行,根根缝清爽,那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。想学成这一门手艺,要下苦工、花时间,而毛文生就是做了近5年的学徒才出师的,他每日和深山顽石打交道,个中艰辛便不言而喻了。

            “当石匠真的太苦了!”毛文生发出感慨,“夏天里,不管日头多大,石头多滚烫,都得坐着,一锤锤地敲打。到了冬天更是苦不堪言,因为长时间在户外捶打,常常双手被冻得发紫,甚至失去了知觉?!?/font>

            日复一日,在毛文生手里,在一道道凿痕中,顽石也渐渐变得听话起来了。

            采石半载 巧心设计造古厝

            长年累月间,毛文生成了“顽石征服者”。凭着手艺和力气,他逐渐地成为当地小有名气的石匠。对于毛文生而言,近5年的石匠学徒时光换来这一身的本领,是值得的。因为他不仅养活了一家人,还造就了令他引以为傲的老石头厝。

            俗话说:靠山吃山,靠海吃海。在过去,平潭人就地取材,利用岛上丰富的石材建造房屋。在起厝盛行的当时,石匠随之成了一项热门职业。据毛文生介绍,在他们村子里就有十几个打石匠,这些师傅多是受雇于人。谁家要盖房子时,打石匠就会被雇去开山采石,预备石料。

            驱车到达中南村时,一棵棵或郁郁葱葱、或铁干虬枝的老树,扑面而来,无不散发着历史的久远气息,让人有一种肃然起敬的神圣感。而一座用石头垒砌的老房子,则让我们倾听到来自时光深处,那“当当”的凿石声。

            这是毛文生的房子。石头厝是双层四扇厝结构,外观规整,呈现中轴对称的格局。屋顶阳台曲线优美,底部的四柱擎举气派不凡。厝里厝外,处处充满着惊喜和惬意,每一处雕刻,每一处韵味,无不展现了石匠的工艺和巧思,着实令人啧啧称奇。

            只见房屋主体是方整石相砌,线条明晰,用手轻抚这些石料,每一块都被打磨得圆润光滑。二楼的两座门顶雕出了相同波纹的造型,窗柱用石头做成了竹节的样式。更值得称道的是,两侧的石亭以石鱼缀立柱,细微的鱼鳞纹理,惟妙惟肖。

            “房子建于1960年,整栋房子的结构是我设计的,然后我根据设计方案去打好石料,最后请了泥瓦匠把这座房子砌出来?!被匾淦鸫蚴欠康那榫?,毛文生脸上露出了羞涩的笑容,他说:“光是采这些石料就花了将近半年时间?!?/font>

            采石半年,精巧设计,当随处可见的石头,在毛文生的手中,从不规则变为规则,从粗糙变得精细,从呆板变为灵动,让顽石褪去粗糙的模样,变化出各种模样,成了生活中的物件,甚至成为一件令人拍手叫绝的艺术品。

            退休多年 动作熟稔不忘本

            岁月如梭,从白衣少年到白发老人,毛文生的技艺越来越精湛,一生盖了无数的房屋,砌了无数的院墙,他仿佛赋予了冰冷的石头以生命般勃勃的活力。

            采访期间,当毛文生那双手再一次拾起铁锤,敲打在锈迹斑斑的铁錾上时,起落之间动作依旧熟稔利落,聊起其中的门道滔滔不绝,他好像充满了骄傲和成就感。

            “打石头是需要技巧的,没掌握好知识不仅容易破坏石料,而且会弄伤自己。如何将石头打得平整?如何把大石均匀凿开?如何在石头上开孔?这些都是打好石块的关键?!彼?。

            “石头从山上开采的都是石坯,石匠根据需要再把石坯进行精加工?!泵纳诠咆惹暗囊豢槭魃媳哐菔颈呦蚣钦呓樯?,凿石需要在石头上开孔,然后用铁錾将这个孔敲打规整,最后再用扁平的“尖子”插入孔中,用大铁锤将石块一分为二。

            在选石上,毛文生也有着自己独到的眼光,到山上选石头,拿手锤在石头上敲几下,就知道这块石头好不好。凡是他看好的石料,看准石料的脉络和走向,一锤紧贴一锤地凿。这其中的诀窍,只有经过多年历练的老石匠,才会深藏于心。

            对石匠这一职业,毛文生是感恩的?!叭税∥蘼廴绾我膊荒芡吮??!彼?,那时候在农村,有一门手艺,相当受欢迎。人们太需要石匠了,小到家里的生活用具,石磨、石臼,大到石厝、石桥。

            靠着石匠的手艺,毛文生养活了一家人。虽然石匠活又苦又累,但和石头打了一辈子交道,逐渐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和感情。一直到干不动时,毛文生才恋恋不舍地离开这个行当,那年他已经78岁。

            暮年遗憾  工匠精神传承难

            一锤一錾,一石一厝,60多年的敲打锤炼,换来的是毛文生手上的老茧重重。如今,当他再次摸到老房子的墙壁,与石头唠唠嘴,他的心瞬间安定了下来,似从石头中感受到了石头经历过的沧桑岁月。

            因地处三十六脚湖水源?;で段?,岚城乡中南村瑞岭山周边的多处石头厝被拆除,满目疮痍,令人感伤?!爸С旨蚁缃ㄉ?,也是舍小家,为大家吧。我家附近二十几栋石头厝都被拆除了,庆幸的是,我家的石头厝被作为一个特色建筑样本,暂时被保留下来了?!泵纳了嶂新源院赖厮档?。

            “我一辈子都在做石匠,现在生活条件越来越好了,石匠却正在面临没落,觉得很可惜?!碧崞鸸ひ沾械幕疤?,毛文生感慨甚多,他很担心,“过去,我的三个孩子传承了石匠这门手艺,但是现在都改行了,一般也没有年轻人愿意从事这样的行当?!?/font>

            像毛文生这样的传统石匠一生都在跟石头打交道,他也见证了石匠行业的发展。时下,传统石匠逐渐被现代的机械制作所取代,但一直不变的是毛文生对石头的那份感情,坚守了石匠老手艺超过半世纪,尽管艰难,却很满足。而他那份工匠精神,最终凝结在了他亲手打造的那座石头厝中。

            然而,令他遗憾的是,恰是夕阳时分,落日余晖洒在石头厝上,熠熠生辉。望着自己呕心沥血建起的石头厝不见炊烟,毛文生心中充满不舍。他颤颤巍巍地举起手掌,轻抚着墙面上圆润的石头,嘴角抽搐,眼中噙泪……(平潭时报记者 陈小欢/文 林映树/摄)

          主办单位: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工委党群工作部
          运行管理:平潭文明网
          E-mail:pingtanwm@163.com
          CQ9酒店_CQ9总部_CQ9网页 在线翻译| 《说好不哭》首播| 全职高手| 血战钢锯岭| 不能说的秘密| 在线翻译| 水浒传| 世预赛| 唐纳德·特朗普| 诡秘之主|